联系淮柴

  • 销售热线:18112132585
  • 售后热线:18051055319
  • 固定电话:0514-82159958

何需用最终手段?东北拉闸限电与能耗双控无关,这三点是真实原因

2021-09-28 15:37

马路上红绿灯不亮,居民楼电梯突然停电,东北三省的限电问题正在引发全国关注。

自9月中旬以来,全国多个省份出现限电。其中有的省份如江苏、云南、浙江有能耗双控(能源消费总量+强度)因素,政府要求企业停工限产。而有的省份如广东、湖南、安徽等地,则主要是由于电力供应紧张,企业被迫错峰限电。出现限电的省份中,也有的同时受到能耗双控和电力供应紧张的双重影响。

此次东北限电与双控无关,是电力供应短缺所致。一般而言,如果出现用电紧张,受影响的首先是工商业用电,对其采取有序用电措施,居民用电是政府和电力部门优先保障的对象。而近日东北出现了居民用电被突然拉闸限电的情况。

有序用电与拉闸限电最直接的区别是,前者是有通知、有计划停电,主动采取错峰、避峰措施,而后者则是在紧急情况下直接拉闸断电。不少居民生活、工厂生产因为拉闸限电受到意外影响,也受到格外关注。

风电骤减,电网频率跌破安全红线

东北此次罕见的居民用电被拉闸背后,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其直接原因,是电网运行面临事故风险。

据《辽宁日报》9月26日晚间发布的消息,辽宁省工信厅在当日召开全省电力工作保障会议,会议指出,9月23日至25日,由于风电骤减等原因,电力供应缺口进一步增加至严重级别,辽宁省启动3轮II级(负荷缺口10-20%)有序用电措施,个别时段在实施有序用电措施最大错避峰416.92万千瓦的情况下,电网仍存在供电缺口。根据《电网调度管理条例》,东北电网调度部门依照有关预案,直接下达指令执行“电网事故拉闸限电”。

一份9月23日由国家电网东北电力调度中心签发的东北电网拉闸限电预通知单信息显示,全网频率调整手段已经用尽,鲁固直流送山东、高岭直流送华北线路不具备调减空间,系统频率低于49.8赫兹。根据相关文件规定,为保证电网安全运行,采取事故拉闸限电。

根据这份通知,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预计23日下午16时30分至21时30分需要拉闸限电,被限容量分别44万千瓦、36万千瓦和20万千瓦,合计100万千瓦。

《财经》记者从相关人士处确认了通知单的真实性。

中国电网正常运行的频率是50赫兹,允许一定范围波动。而49.8赫兹是第一道重要的安全阈值,当电网频率低于49.8赫兹时,需要开启拉闸限电,否则面临更大范围解列崩溃事故风险。

最近的前车之鉴是2019年8月9日下午英国出现的大停电,当时英国电网海上风电和分布式光伏出现大量无序脱网,导致系统频率下降至48.9赫兹,引发系统中低频减载装置动作,切除大量负荷,造成包括伦敦在内的100万电力用户受影响停电。

拉闸限电时,电网调度部门按预先设定的拉闸序位表直接切除10千伏电压等级线路。而10千伏等级的线路往往既接入了工商业负荷,也有居民负荷。因此,居民会在未获通知的情况下被突然停电。

辽宁省工信厅在9月26日的会议中指出,拉闸限电不同于有序用电,是保电网安全的最终手段,用电影响范围扩大到居民和非实施有序用电措施企业。

煤电大减,东北电力供应紧张

电网运行风险导致出现拉闸限电是居民意外被停电的直接原因,但如果按照正常的运行流程,缺电事故本不应严重至此。如在同样缺电的广东,近日连续错峰负荷超过2000万千瓦,也没有出现居民用电被临时拉闸的情况。东北限电最终至影响到居民,还有进一步的原因。

出现有序用电乃至拉闸限电,作为电力供应压舱石的煤电出力不足是最根本原因。9月26日吉林省召开全省保电煤供应保温暖过冬保工业运行视频调度会,吉林省常务副省长吴靖平指出,受全国性煤炭紧缺、煤价高企、煤电价格倒挂影响,目前绝大多数省份出现供电紧张局面。而另据《财经》了解,近日用电紧张期间,辽宁的火电出力仅为装机容量的一半左右。

煤电出力困难之外,多个不可忽视的突发因素恶化了东北的电力供需。首先是有序用电没有很好执行。

如辽宁省工信厅会议信息指出,在此次拉闸限电之前,辽宁省9月10日起电力供应压力加大,不能满足所有用电需求,启动有序用电措施,在9月10日至22日,已经启动了9轮有序用电,最大错避峰243.67万千瓦。而23日至25日,最大错避峰416.92万千瓦。

根据发改委发布的《有序用电管理办法》和国家电网发布的《国网有序用电管理办法》,有序用电方案原则上按照先错峰、后避峰、再限电、最后拉路的顺序安排限电措施。优先保障应急指挥、危险生产、重要社会活动场所、基础设施、居民、农业、重点工程企业用电,重点限制违规项目,淘汰类、限制类企业,高耗能、高排放,景观照明用电。

当出现电力缺口时,各级供电企业向本级政府电力运行主管部门提出启动有序用电方案建议,配合政府主管部门发布启动公告。方案实施时,省级电网公司根据供需情况和政府主管部门用电指标下达次日限电指标,发现用户限电措施落实不到位时,向地方政府电力主管部门汇报,促请政府协调用户落实有序用电方案。

有当地电网公司人士表示,拉闸之前有序用电已经执行了十来天,但到后来用户并没有很好执行,也就是没有按照要求停电,电网公司对此没有办法。

也有业内知情人士表示,东北地区在90年代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大规模的有序用电,地方政府与有序用电企业对此并不重视,应对不足,也有抗拒心理,一开始会执行,后来慢慢用电就回来了;此外,在东北多年并不缺电的背景下,拉闸限电极为罕见,而东北工业负荷并不算高,电网公司经验也不足,导致拉闸操作不够精细。

新能源比例增高也提高了电力系统面临的风险。辽宁省工信厅提及,此次拉闸限电前,出现风电骤降。据《财经》记者了解,东北三省风电总装机达到约3500万千瓦,但在9月21日冷空气过后,风电出力出现明显下降,近日限电期间,风电出力远不足装机容量的10%。

这类问题此前已经出现,国家电网调度控制中心党委书记董昱在9月27日电力市场国际峰会上介绍,今年夏季高峰期时,东北3500万千瓦风电装机一度总出力只有3.4万千瓦,虽然是瞬时小概率事件,但电力供应要保证全年随时随刻的稳定供应,矛盾非常突出。

此外,如前述拉闸限电预通知单提及,东北电网通过鲁固直流、高岭直流外送华北、山东。据《财经》记者了解,为减少外送,东北与外省的短周期电力交易已经暂停,但此前签订的年度中长期交易已经经过安全校核,且山东、华北电力供应也偏紧,因此这部分外送电量难以继续调减。

9月26日,吉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吴靖平在视频调度会上表示,将落实与蒙东煤矿中长期供煤协议,加大进口煤采购,组织省内煤矿安全释放产能,千方百计扩大市场煤供应,确保储备煤足量达标,做到采暖期电煤不断供、暖气不停供,维护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此前两日,国家发改委组织召开专题会议,提出今年四季度发电供热煤炭中长期合同煤源已全部分解到各重点产煤区,下一步将全力推动合同全覆盖,守住民生用煤底线。

国家能源局26日发布消息,国家能源局副局长任京东带队赴宁夏、陕西,深入生产建设一线,对煤炭、天然气增产保供进行现场调研督导,要求地方和企业压实保供责任,进一步挖掘增产潜力,突出保障发电、供暖等民生用煤,促进经济社会平稳运行。有关业务司已分别赴京津冀、蒙东、黑龙江、湖南等地督导煤炭、天然气保供工作,现场协调解决制约增产增供的突出问题,指导地方和企业落实能源保供各项举措,努力增加能源供应,全力以赴保障今冬明春重点地区民生用能需求。